www.544178.com,四不像论坛,管家婆个人版,14000一点红论坛,26567香港手机开奖,61289.com,www.42875.com
所在位置:主页 > 四不像论坛 >

秦国为什么会走向灭亡

发布日期:2019-06-28 08:32   来源:未知   阅读:

  秦朝灭亡原因大约有以下几项:第一:“轻罪重罚”的苛政。秦律的主干,完成于商鞅变法时代,而商鞅之法的特点,就是“轻罪重罚”,力图把大罪消来在萌芽状态。但刚从长期的战乱状态中挣脱出来的人们,很难一下子成为守法的良民。所以,秦律的暴虐,马上显露出来,并愈演愈烈。第二:政治腐败。在秦始皇时代,由于他个人的威势,朝政还比较肃整。但他死后,赵高利用二世的无能和腐化,专擅朝政,致使君臣上下相欺。同时,大臣之间也开始勾心斗角,并最终演化成相互残杀。第三,过分沉重的经济负担。秦统一六国后,并没有给本已赤贫的人们以修养生息的机会。秦始皇称帝后的第二年,就开始四方巡游,给人民加上了额外的摊派。而随后的北代匈奴,南征百越,共动用80万大军,军费支出浩大,最终还得转嫁到百姓头上。修筑长城、修建阿房宫和骊山陵墓,这也是耗资巨大的工程。赋税加徭役,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最后,秦始皇把一个烂摊子留给了一个才能和威势远不如他的秦二世,结果导致了王朝的覆灭。

  世人皆曰秦亡于,正所谓秦王无道,天下俱反。本公子颇不以为然。其一,秦朝的焚书垦儒比起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来说,是小无见大无。而且烧几本书,就能亡国,真是笑话。其二,秦非无道。秦只以苛律著称,并加以严格的连坐。体现了以法治国,法律无情。秦国的律法是狠,但就是在这样的律法背景下,秦能从西北的一个西戎诸侯,扫六合,并天下,气吞山河。诚然此法可能水土不服,到了六国故土,当地百姓不能适应具有秦国特色的律令。但秦朝有一支所向披靡的百万雄师,这支军队,曾经让人闻风丧胆,谈之色变。根据司马迁的《史记》记载,战场上的秦军各个赤膊上阵,掖下夹俘虏,手提敌军首级(这跟秦国的军事奖励制度有关,秦军领赏以脑袋为凭,因此脑袋是最重要的),勇猛无比。而且当时秦军的军事经验是最高的。秦国兵器的制作工艺也是最好的,已经实施了流水线式的生产程序,为此,秦国仍沿用以青铜器来制作工艺,不使用铁兵器(因为当时青铜器的制作工艺比铁器要成熟的多,完善的多)。试想一支如此强大的军队为什么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就土崩瓦解了呢!!为什么一支能横扫六国的军队被刚刚武装起来的农民起义军给消灭了呢?为什么一支能在长平与赵国四十五万铁骑鏖战数月并全歼敌军被3万破釜沉舟的项军给全歼了呢?最后这支军队连关(函古关)内都守不住了,把老巢都给丢了。试想当年苏秦掌持六国相印,率百万之师都不能攻下。而刘邦和项羽都只有几万军队就这样把不可一世的秦王朝给送终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本公子窃以为是秦王朝内部的耗斗才成全了刘邦这小子。秦始皇一身的败笔就在他没有立长子扶苏为太子(这是个千古之迷)和用人不当,特别是信任李斯这小人,便有了沙丘阴谋。导致后来扶苏和蒙恬将军被杀害。江山落到胡亥这厮手上,没几年太监赵高杀胡亥,立扶苏之子子婴为帝,后子婴杀赵高。这一切的一切导致秦王朝内部的四分五裂,迅速丧失了政治上的优势和军事上的优势。更为严重的是当起义烽烟四起之时,远在北方抗击匈奴的二十万秦军和在百越(今指越南)的三十万秦军却按兵不动,这不是很奇怪么!甚至到最后,秦朝靠囚犯来守卫都城咸阳。现在历史的真相已经清楚了,秦非亡于,也非亡于六国遗民的共同抗秦,而是亡于自己的后院。15年,从最强大到被灭亡只有用了15年(公元前221年~~~~公元前206年),值得深思!!!! 秦之所以灭亡,根源在两个人身上,一个是李斯,一个是赵高。 为什么要说李斯?在《过秦论》里说是因为不变法,看过很多书之后我认为不是,如果说是因为秦法太严,那在大乱的时侯秦国人怎么不造反,不一呼百应呢?外面是沸沸扬扬,关中以外非秦所有,关中却安安静静,项羽坑杀了二十万,都是秦人。所以,原因不在法上,而是因为那时的关东人和秦人不是一家人,也就是说,秦人是秦人,是现在的陕西人,而随便拉个省的,比如河北人,你就不能说人家是秦人,但你说他是汉人,他一定不会反对。所以,当时的反秦事业搞的那么轰轰烈烈,最重要是因为当是大家都不认为自己是秦人,也就是说,对秦王朝,心目中没有那种正统管念,还会有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想法。我们知道,中国人的正统观念是很重的,王莽篡汉,大家还帮他恢复。而造成这个原因,最重要的是因为秦朝没有实行分封制,分封制的坏处大家可能都知道,但他之所以存在过,也是有他的价值的,在马氏的《君主论》里提到过,当王国征服一个地区后,有两种方法可以永久的占领他,一是驻大批的军队,这个顶用,但是不经济。二就是君主直接住在新占的地方。但君主只有一个。而分封制实际上就是起君主替身的作用。很多事情都不是光有害没有利或光有利而没有害,重要的是权衡而已。而当秦王朝考率这个问题时,赢政并不象有些人想的说的那么利害,就听李斯的了,所以当陈胜起义时,我不说别的,就光说最终在灭秦过程中起了决定作用的项羽和刘邦,项羽反的时候是和那个地方的太守商量一起反,然后在出奇不意杀掉太守自己反;刘邦是跟县令都商量好合活,只是后来县令见刘邦人多怕不好控制反悔才不得以杀了他,可见秦地方官起的作用了,谁能说秦的灭亡跟没有分封没关系

  展开全部1,秦国的法治推行了100多年之后,其本身已经逐步地走向了僵化。第一,史记陈胜世家中记载陈胜吴广因为延误了戍期,法令失期当斩,陈胜吴广遂反。但是大雨应该是一个相当有力的免责或减责事由,但是陈胜吴广却并不认为有这样的可能性。我国学者宁汉林就曾指出:秦朝刑律之失,在于不区分情节,只要发生刑律中所规定的后果,一律论处。

  2,秦国在伐灭六国之后,国家面临的情况发生了重大变化。以前可以在一隅行之有效的制度,却不能在全国全面开花。可以从陈胜吴广的戍边来看。春秋战国时代国家疆域小,百姓戍边来回旅途短,戍边时间也不长。但是到了秦朝以后国家太大了,这个制度就会出现问题。到汉朝就吸取了秦朝的教训,允许百姓以钱代戍(费300文钱请人代为戍边者称为“过更”,自己戍边称为“践更”)

  3,秦朝官吏的执法过于粗暴。秦国是个耕战国家,奖励军功。统一之后原本应该早日结束的军事管制制度被无限期延长了。秦朝的地方官吏多为军人(如灭韩的将领叫内史腾,之后即为秦守韩地),他们缺乏应有的执法素质,手段往往粗暴。比如押送陈胜吴广的那两个尉,“吴广忿圭尉”“尉果笞广”。也因为这样,在陈胜起义之后,“诸郡县苦秦吏者,皆刑其长吏,杀之以应陈涉”,甚至有的秦朝官吏已经表明态度要依从起义转而伐秦(如吴守令),百姓仍然不原谅他们。

  4,秦朝政府运作失效和地方武力的缺乏。陈胜吴广在起义之后也不过是一群亡命徒,但是就是这样的亡命徒在起事之后,以数百人之众,就能“攻大泽乡,收而攻蕲。蕲下,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蕲以东。攻铚、酇、苦、柘、谯皆下之。行收兵。”由此可见秦朝政府运作失效和地方武力的缺乏。

  5,从陈胜吴广以扶苏和项燕为号召来看(而根本不顾后者的国家正是被前者的父亲所伐灭),显然百姓只是恨那些官吏和苛政,对秦室并无特殊的恶感,政治宣传失败。

  6,秦朝的徭役过于严重,并伴有族群间的歧视。稍微一观察,我们发现,刘邦、项羽、英布等秦末枭雄,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关东人,而且他们几乎都有在关中服徭役的经历。就目前对始皇帝陵边修陵民工瓦当的发掘来看,记载的籍贯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关东地区的郡县。秦朝修筑直道,伐匈奴百越,所需要的粮草大部分来源于关东地区。我记得探索与发现当中有一期说秦朝伐匈奴的粮草来自于齐地的,运粮食的车队要2次翻越太行山,3次度过黄河,每65.5石粮食中只有1石可以到达前线。由此可见对关东经济的掠夺到了什么程度。

  7,秦国的统一进程具有殖民征服般的政策,这使得关东人遭受了极大的苦难。秦国凡攻略一地,必夺其地,迁徙秦民居之。史记·秦本纪记载,秦昭襄王二十一年“错攻魏河内。魏献安邑,秦出其人,募徙河东赐爵,赦罪人迁之”;“二十六年,赦罪人迁之穰。侯厓复相。二十七年,错攻楚。赦罪人迁之南阳”;三十四年,秦与魏、韩上庸地为一郡,南阳免臣迁居之”;等等等等。这也是上面所说刘邦、项羽、英布等秦末枭雄,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关东人,而且他们几乎都有在关中服徭役的经历的原因。而且,秦国关中地区的人只是苦于严厉的法律,而并不是苦于徭役,他们的经济并没有受非常大的损耗。这也是为什么在秦末大起义之后,所有的爆发点都在关东,而关中地区始终没有发出一叮点火花;刘邦进关只是约法三章,就使得民大悦;在楚汉战争中,刘邦占有了关中,粮秣极为充足的原因了。

  8,是秦领导人素质的变化。秦国讲求法治,这种法治是建立在君权基础之上的,皇帝的个人素质对于国家的发展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显然在秦始皇死后,即位的二世才能远远不如秦始皇(虽然按史记的记载,二世即位之后的春天就出行郡县,在4个月内东到浙江北达渤海并太行而还,如果这个记载是事实的话,这无疑创造了古代交通条件下的高速度记录。这似乎可以说明秦二世并非无能之君,但是显然的,即便如此,二世个人的阅历和火候显然不足以担当重任)

  秦始皇的雄心太大,想做的事也太多,但刚刚完成统一的帝国,并没有全部满足让始皇去完成这些伟业的条件,没条件硬要来就是瞎搞,最后导致的不是天灾就是民变。

  秦国强盛于耕战与军功赏罚,秦人被奴役百年已经习惯和麻木,但新领地的六国遗民并不买账,他们不认同这种让他们由逸转劳的法令,所以普遍不满。

  由先秦的封建制转为秦国的州郡制,统治阶层的贵族无法接受,六国的余孽就是阻碍之力,后来项羽反秦就是这种暴力复辟。

  因为扩充疆域的战争,秦军主力分南北二路,远离了秦国的统治核心地区关中地区。当天下大乱时,大部分秦军无法返回秦国故地组织反击。

  国家、制度、始皇、官吏、军队,虽然完成了统一的业绩,实际却没有做好管理大一统国家的准备。为战时服务的秦法不适应统治新生的帝国。始皇几次出游全国,也是这种缺乏统治大帝国的无奈表现。宫廷里的先秦样式的各种斗争,而缺乏后世那样的管控。官吏和军队被分派去地方维持治理,但国家大乱时,这些官吏和军队的表现,却又恰恰是无力和惶恐的,证明他们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大一统帝国发生变故中的举措。